首页 > 股票学习 > 股票理论 > 江恩理论 > 正文

江恩周期理论:季节性周期

2019-07-08 22:44:46 来源:网络

作为一位天文学家,江恩对于大自然气候的变化十分敏感,他认为金融市场的价格波动,经常亦有季节性的影响,这就是江恩周期理论——季节性周期。

据他的观察,有两段时间投资者需要特别留意:

一月份的二号至七号,以及十五号至廿一号。

七月份三至七日以及二十至廿七日。

从天文学角度来看,一月五日被称为“近日点“,是地球轨迹最近太阳的一天,因此地球公转速度最快。七月五日则被称为“远日点“,是地球轨迹最远太阳的一天,因此地球公转速度最慢。

此外,从气候的节气来看,一月二十日在中国被称为“大寒“日,而七月廿三日则被称为“大暑“,是一年气温最极端的时间。

因此看来,江恩所发现的是气候对市场情绪影响的周期。

关于一月份的时间,江恩提醒投资者,要留意该月市场所造出的顶部或底部,除非一月份的顶部或底部突破,才可决定该年市势的上升或下跌。

有时,市场在一月份所造的顶或底,要等到该年的七、八月才能突破。在某些情况下,这些一月份顶部或底部会成为全年的顶或底。

以汇市为例,由七三年至今的廿一年里面,美元兑马克在一月份造全年的顶部者共有8年,即38%,而年份为七三、七四、七六、七七、七八、八六、八七及九零年。至于美元兑马克在一月见全年低位的则有5年,即24%,年份是八零、八二、八三及八八年。

概括而言,美元在一月造全年底部或顶部的共62%,因此,一月份对于汇市是相当重要的。

此外,据笔者的研究,汇市中一月与七、八月确为汇市的重要时间,以时间周期来看,一月与七月相差半年,即一百八十天,是江恩所强调的时间循环。

据笔者观察,一月五日及七月五日均为十分重要的转势时图:

美元兑马克八八年一月四日于1.5640结束两年多的下跌趋势,见底回升。

美元兑马克于九一年七月五日大1.8430见重要顶部。

美元兑日元于九四年一月五日高见113.58后大幅下跌,跌破100日元大关。

除了汇市之外,九四年港股走势亦有极为经典的例子:

九四年一月四日,港股高见12599,见中期的顶部。

九四年七月七日,港股低见8298,见底反弹。

上述两者都与江恩指出的一月及七月份转势日期极为接近。

在一年之中,江恩指出的季节性循环有两段时间,其一是一月份,其二为七月份。

在七月份之中,江恩特别提出要留意的日子有二:

第一是七月三至七日;

第二是七月廿日至廿七日。

正如一月份一样,江恩指出七月份中,市场经常会出现一个顶部或底部,甚至是趋势逆转。

七月份市场会出现逆转的原因十分简单,在七月份,不少上市公司会分红派息,债券亦会到期,因此影响市场的资金的流向。国际性的投资者亦会选择这段时间重组其投资策略,因此重要性不容忽视。

据笔者的观察,一月与七至八月的关系确相当微妙,可总结如下:

若一月见顶或底,则市场可能要到七月至八月才能突破这些顶底。

若一月是全年的顶或底的话,则市场可能会运行至七、八月才完成一个趋势,从而见个年的底或顶。

若一月是全年的顶或底的话,则七、八月份可能会出现另一个反弹或调整的顶或底之后,市场会重入其全年的趋势之中。

对于美元兑马克七三年至九三年的每年走势来说,例子如下:

第一种情况:七五、七九、八四、九二年

第二种情况:七三、八一、八三、八八、九三年

第三种情况:七四、七六、七七、七八、八零、八二、八五、八七、八九年。

以美元兑日元为例,由一九七三至一九九三年间,美元兑日元在一月份见全年顶的共有八年,即百分之三十八,年份分别为:七三,七四,七五,七六,七七,八六,八七及九三年。

美元兑日元在一月份见全年底部的共有五年,即百分之二十三点八,年份分别为:七九,八一,八二,八三及八九年。

换言之,有百分之六十二的市况是在一月见全年的高点或低点的。

根据上面江恩的一月及七月理论,美元兑日元的走势可印证如下:

第一种情况:七五,八四,八八,九零,九二年

第二种情况:七六,八一,八三,八六,九三年

第三种情况:七四,七七,七八,七九,八二,八七,八九年。

江恩的长中期循环理论可以说十分简单,乃是将一个圆形三百六十度的化为月份划分,从而计算中期循环。

对于市场的短线循环周期,江恩亦有十分仔细的研究。他的分析方法亦是利用一个圆形的三百六十度作为分析的基础,从而分析一年的走势。

一年的循环乃是地球围绕太阳运行一周的时间,将地球的轨迹分割,我们便可以得到市场短期的循环。

问题是,究竟如何开始分割一年的循环呢?江恩的答案是选取一年的春分点作为分割的起计,春分点亦即太阳回归的时间,是日,日夜时间均等,日期为三月廿一日。

至于分割的比率方面,江恩所用的有四种:是将一年分二,分三,分四及分八,时间上与中国历法的节气不谋而合。

现将分割的排列于下:

零-三月二十一日-春分

1/8-五月五日-立夏(春分后45天)

1/4-六月廿一日-夏至(春分后90天)

1/3-七月廿三日-大暑(春分后122天)

3/8-八月五日-立秋前2天(春分后19.5周)

1/2-九月廿二日-秋分(春分后182天)

5/8-十一月八日-立冬(春分后32.5周)

2/3-十一月廿二日-小雪(春分后35周)

3/4-十二月廿一日-冬至(春分后39周)

7/8-二月四日-立春(春分后45.5周)

江恩的时间循环理论,与中国历法中的廿四节气不谋而合,前者用以分析市场走势的变化,而后者则以分析大自然气候的变化,然而,上述两个范畴并非风马牛不相及,相反,其互相响应的程度却经常令人赞叹。

以美元兑马克的走势观察,江恩的一年市场循环对其市势起跌甚具决定性作用。以下列举一些有趣的例子:

美元兑马克在九二年及九三年均在春分前后出现一次中期的转换点:

九二年三月二十日春分前夕,美元兑马克于1.6860,见全年顶部。

九三年三月十一日春分前十天,美元兑马克于1.6735马克见中期顶部,是九三年第二个顶。

冬至在九三及九四年,美元兑马克两次都在冬至十二月廿二日前后见短期底部,然后出现市势急促向上攀升的局面。

在过往两年,似乎汇市对于季节的转变十分敏感,每到立春、立夏、立秋及立冬,市势都出现颇为中线的改变。九四年美元兑马克的顶部是二月八日的1.7686马克高峰,二月八日是九四年立春(二月四日)之后 的第二个交易日。之后,美元兑马克大幅下跌。

汇市反复无常,有如大自然气候的变化一样,不过,只要你如天文台一样掌握到天文的知识,一切大致上都会在你的预料之内。

九四年美元兑马克的顶部是在二月八日,是立春之后的第二个交易日,对马克起着“化寒为暖“之效。美元兑马克由1.7686急跌至二月廿一日的低位1.7105。

事有凑巧,二月廿一日“立春“下一个节气“雨水“之后的第一个交易日,美元兑马克由1.7105反弹至二月廿四日的高位1.74705。

下一个节气是三月六日的“惊蛰“,美元则于三月七日的1.7250完成反弹,再度急跌。

美元第三个反弹的顶部是三月廿一日的1.7025,该天刚好是“春分“之时。

之后美元在清明(四月五日)开始营造顶部,至四月二十日“谷雨“时,美元兑马克开始如倾盘大雨暴泻而下,至五月四日的低位1.6320马克见底。

美元兑马克在1.6320见底反弹之后一天,便是“立夏“之时。美元由顶到底,刚度过四分之一年的时间。

更为凑巧的是,“春分“之日三月廿一日的高点1.7020,刚好约在今次美元由1.7386(立春)至1.6320(立夏)跌浪的中间点。其余节气影响可参附图。

在应用江恩的市场周期理论时,有以下几点须知:

1、时间是最重要的因素,除非时间方面有足够的证据证明转势,切忌愚莽判断市势逆转。
2、在判断市势逆转时,要留意价位方面的支持及阻力位能否配合。不同的时间循环产生不同的转势时间。日线图的逆转通常有七至十天;周线图的逆转通常会运行三至七星期;月线图的逆转,通常会运行二至三个月甚至以上。
3、留意市场是否比去年创新高或新低。例如:如果市场在过往五年皆一浪高于一浪上升,今年的底下破去年的底是表示一个中长期的跌市将会展开,相反亦然。
当市场大幅上升或下跌后,市价第一次回吐或反弹超过四分一至二分一,则投资者必须考虑市场可能转势。由市场的历史性重要顶部或底部起计,若市价由上次顶部或底部逆转至重要顶部或底部幅度的四分一,三分一或二分一,则表示市场的趋势已经改变。最重要的是花时间研究上述的规则在实际市况的应用。

以上是由“红股网”整理的“江恩周期理论:季节性周期”全部内容,如稿件涉及版权等问题,请与我们联系删除或处理,客服邮箱hongguwang@qq.com,稿件内容仅为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,不代表本网观点,亦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。